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闻详情

    本土半导体级电子气体供应商的进击

  • 来源:联华林德 时间:2020-1-9 10:29

作者

白久 联华林德中国销售总经理

顾元 林德亚太电子气业务发展经理


2019年可谓是电子气体行业的“喘息年”,如今,我们又站在了崭新的2020年入口。年关之际,作为电子气体行业的从业者,我们不妨从2019年的态势出发,展望一下新一年的行业挑战与机遇。

 

为什么说我们刚刚度过一个“喘息年”呢?

 

电子气体,包括电子级大宗气体和电子级特种气体,是电子行业工厂大规模生产和制造工艺研发的关键原材料。电子行业内的一个大型工厂生产线,如半导体晶圆生产线或面板生产线,它的技术先进不先进,运营状态好不好,产能爬坡顺利不顺利,看一眼它对电子气体的纯度、杂质、压力和供应稳定性的要求,以及生产中的实际用量,就可一目了然。

 

在大基金的孵化下,中国电子行业在2016、2017和2018年这三年内经历了爆发式的增长,大批投资计划定案,大量新工厂开建和投产。2019年就顺势进入了高峰后的盘整,这一年内没有太多新项目定案,大多是一些2018年内宣布的项目最终落地开建。像2019年下半年宣布的西安三星二厂二期扩建,也是两年前一期开始时就做的规划,所以也给我们这些之前跑项目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业务人员一个喘口气、充电回血的时间窗口。

 

而这个“喘息年”里,也并非风平浪静,而是出现了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情况,那就是本土供应商的崛起。

 

2019年是本土大宗气体供应商集体发力的一年。在电子行业的大宗气体供应招投标上,几家主要本土工业气体企业真真切切地开始和国际三大巨头展开贴身肉搏,且胜负互见。盈德,这个本土最大工业气体供应商投资建设的广州粤芯半导体大宗气体供应项目,已在2019年下半年正式投产;杭氧,这个本土代表性大型工业气体设备制造商,拿下了青岛芯恩半导体的大宗气体供应长期协议,开拓了气体供应服务的新领域;广钢气体为滁州惠科面板项目投资建设的大宗气站,也已在年内投产。电子大宗气体这个高端气体行业,如今本土企业已不再让国际三大巨头专美独享。可以预料,我们今后会在越来越多的电子工厂大宗气体供应项目招投标现场遇到本土气体企业的同行们。

 

并且,这一年里,本土电子特气供应商也不甘示弱。很多种类的特气有了本土供应商;特别是中船718所,在NF3和WF6等电子特气的供应上通过了各大半导体巨头的qualification(产线认证),国际半导体巨头纷纷大批量采购。众所周知,先进半导体企业的产线认证工作是“变态”级的难度,认证要求高、手续繁琐、时间长、批次多,简直可以和FDA的新药批准和FAA的新机适航认证相媲美。中船718所的NF3和WF6等特气能通过众多先进半导体企业的产线认证,表明其技术、资金和生产管理上都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实力可见一斑。

 

此外,在一些关键的电子气体生产设备方面,例如可以提纯到9N级别的气体纯化器,本土供应商也开始有所突破。华邦的气体纯化器在一些半导体工厂已开始应用;中船718所的水电解制氢装置,更是早已享有国际声望。

 

在这样一个并不平静的“喘息年”后,紧随而来的2020年显然也将充满风云际会,有机遇,也有挑战;有奶酪,也有坑。

 

根据行业发展的规律曲线,可以预计新的一年仍然不会是行业大年,整体仍将处于盘整中。机遇并非没有,从目前看来,仍有一些新项目值得业务人员去争取,如紫光集团的新项目、华润在重庆的新项目、济南的富能和泉芯等等。这是我们从业人员的新契机,气体行业人员可以去竞争新的供应合同标的,工厂运营人员有新的岗位可以选择,都是各自提效增能的好机会。

 

但是各种挑战乃至“坑”也需要我们擦亮眼睛,严阵以待。

 

第一个挑战来自投资热潮对严峻现状的低估。

在电子行业里浸淫日久,我们感受得到投资者和地方政府的热情;同时也能察觉到,大部分投资者和地方政府对各种运营中的实际困难,包括激烈的市场竞争、艰难的技术和工艺开发、巨量的日常运转资金需求等,都有所低估,这将是我们这个行业面临的最大挑战。要知道,电子行业,特别是其中高端的先进半导体厂,是个典型的“七高”企业,高初始投资、高日常运转资金、高技术壁垒、高技术人才需求、高技术迭代频率、高市场竞争强度、高供应链管理难度,已经吞噬过很多中外投资者。所以,投资者和地方政府如果没有做好长期巨额亏损、产出极低却仍然要持续高投入、板凳一坐十年冷的思想准备,就不要轻易入坑。事实上,继续集中优势力量,用心培育现有的本土领先的先进半导体厂,如中芯国际、华虹集团和紫光集团,效果应该会远好于到处撒“胡椒面”建新厂。即使是相对容易一点的面板厂或八英寸半导体晶圆厂,其对初始投资、日常运转资金、技术人才需求、供应链管理难度的要求,也不是一个普通工厂所能比拟的。目前而言,无论在全球市场,还是中国市场,总体产能并不紧缺,所以其面对的市场竞争激烈程度也不亚于高端半导体市场。因此,如果投资者和地方政府没有作好充分准备,也极易一不小心为电子行业再添一座烂尾楼。

 

第二个挑战来自业界大鳄的先手。

2020年是全球电子行业的down turn(下降周期),然而被认为是业界大鳄的台积电依然坚持他们的逆周期投资规划,台南18厂4期5期6期这三个3nm新厂和新竹2nm研发中心的建设已在2019年底开工,正好可以在下一轮up turn(上升周期)启动时投产,吃到新技术的头汤并快速收回投资。台积电希望靠这样的策略,长期保持它的领先地位。因此,对台积电的追赶将是大陆地区半导体业界面临的长期挑战,2020也不例外。

 

第三个挑战来自贸易战和美国大选的不确定性。这一挑战可以预见,无需赘述。

回顾行业进程,在过去的几年里,神州大地上矗立起了数十座大型电子工厂,其中有一些近况不佳,面临出售甚至关厂的困境;也有一些依然挺立并蓬勃发展,如中芯国际的上海新厂,正在快速孵化量产12/14nm先进技术。新一年里,我们希望看到的是:电子行业内新的规划能擦亮眼、避开坑;新的项目顺利开建,新的工厂顺利投产;已投产的工厂迅速爬坡上量,已开始爬坡的工厂迅速满产并投建下一个工厂……

 

衷心期待我们电子气体行业作为一个关键的供应链成员,也能一起享受到“中国智造”的红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