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闻详情

    重症患者每小时一瓶氧气,钢瓶周转成为医院的共同焦虑

  • 来源:气体圈子 时间:2020-2-9 12:55

气体圈子微信公众号昨天发布文章武汉医用氧气告急,用量达日常峰值10倍以上,发出当日,就有近6000位气体行业人士阅读了本文,针对武汉各医院目前氧气告急的问题,广大气体人集思广益,纷纷文末留言献策,希望能为早日战胜疫情出一份力。


WechatIMG3.jpeg


目前,医院正积极与氧站设计公司进行沟通,希望能通过参数调整,把管道的氧气压力进行优化,增加更加充足的氧气,一定程度上缓解供需失衡。但是这种管道工程如果真的要改造起来,可能也需要时间。但那些正在饱受病魔折磨的同胞却等不起啊,所以很多瓶装氧气被用到抗疫现场,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个蓝色的氧气瓶奔波在工厂与医院之间,武汉市的钢瓶都快被卖空了,还是周转不过来……



屏幕快照 2020-02-09 12.48.26 PM.png

南都记者 赵明摄


制氧运输工厂:车辆超载损坏一半,工人每日加班体力难支

在医用制氧行业从业十余年的叶飞(化名)从未经历过这样焦头烂额的时刻。不同的来电号码传来同样的催促,“(氧)气没了”、“(氧)气快没了”、“赶快送”,公司九辆运输车十几天内折损四辆,还能工作的六成员工要满足近百倍的制氧需求,“弦已经绷得要断了。”


目前,医院正积极与氧站设计公司进行沟通,希望能通过参数调整,把管道的氧气压力进行优化,增加更加充足的氧气,一定程度上缓解供需失衡。但是这种管道工程如果真的要改造起来,可能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这也需要时间。但是那些正在饱受病魔折磨的人却等不起啊,所以很多瓶装氧气被用到抗疫现场,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个蓝色的氧气瓶奔波在工厂与医院之间,武汉市的钢瓶都快被卖空了,还是周转不过来……


叶飞每天调度车辆将约900个氧气瓶送往武汉市内各医院。“定点医院现在的用氧量都是(原有数字后面)加两个零的。”早上送往协和医院门诊一百瓶,下午就会被告知已耗尽。


他向南都记者表示,由于医院的使用量太大,运输钢瓶的车辆有时不得不超载。过年期间很多修车厂不开业,车辆出了问题不仅无法保养,只能继续工作,直至完全无法运输。而由于氧气属于危险品,运输车辆属特种车辆,无法用普通货车替代。


同时在减少的,还有继续工作的工人。叶飞介绍,装氧气的钢瓶一个一百余斤,不管是运往医院、送回充装,还是工厂里消毒处理,都需要人力一个个抬起。而如今不少外地员工无法返工,剩余六成员工每天从9时工作至24时,纷纷反馈体力不支。运输的工人用着医护人员匀出来的几个口罩,有时甚至需进入发热门诊,将氧气瓶送到病人身旁完成拆装。


近日,氧气的容器——钢瓶的周转也一度成了这个行业的共同焦虑。叶飞向南都记者表示,如果医院的需求量为100瓶氧气,一般需送去150瓶以备用,同时厂里要有另100个钢瓶在完成充装。需求量大涨后,“武汉市的钢瓶早都被卖空了”,周转不过来,只能少送一些备用量。可从外地进货钢瓶后,这方面的压力稍有缓解,但开具证明,还需耗时两到三天。


叶飞向南都记者表示,医用氧气既是药品也是危险品,生产和运输都有一定门槛,武汉市内目前医用氧制造企业一只手可以数得过来。他表示,随着用气量的不断增长,工人和车辆的越来越少,自己背负的压力日益膨胀,但绝不敢停歇。


医用氧气既是药品也是危险品,生产和运输都有一定门槛。


屏幕快照 2020-02-09 12.48.33 PM.png

南都记者 赵明摄


定点医院氧气班:供氧流速在违章边缘,一天用完一月量的瓶氧

武汉市汉口医院氧气班的杨纪诚,就在叶飞的电话的那头。他向南都记者表示,以前80钢瓶的氧气甚至可以用一个多月,现在只能支撑一天。


呼吸科病区楼下,杨纪诚熟练地把近一人高的钢瓶斜立起来,一手扶瓶颈,一手转着瓶身往前走,让钢瓶在电梯间排好队,一批一批地运到楼上病房门口。还没搬完,几名医生护士就推着运输车来取。


杨纪诚询问需要氧气瓶供氧的病人数量。两名医护一算,有九人,他一听就慌了,“这样不行,你们要减一个,不然今天晚上肯定过不去。不是我们不买,是没有东西了,电话打爆了也没用……明天早上还有另一家看能不能送十瓶来。”


瓶装氧紧缺的背后,是医院的主流供氧模式的极限。在汉口医院,地下管道搭建起来的网络连接液氧罐与病房。杨纪诚向南都记者表示,来自武钢有限气体公司的液氧供给目前没有问题,问题在于医院内输送氧气的管道口径太小。“从液氧罐出来的压力是六个压,到了病房变成了不到两个压。”吸氧的病人太多,以至于都感觉没吸到。


杨纪诚表示,汉口医院的中心供氧开到了以往流量的250%,平日里四个立方米的液氧可用七至八天,现在就一天半或者两天就会用完。他说,这已经是极限,如果再增加,不仅违章,还可能导致整个医院供氧系统的瘫痪。


于是,仅在武汉市内,每天就有成千上万个蓝色的氧气瓶奔波在工厂与医院之间,以填补空缺。与叶飞一样,杨纪诚从氧气的需求上,就能感知病人的分布。汉口医院的每80瓶氧气中,约有30瓶需要送往急诊。那里的病人没有中心供氧可用。


初一以来,快要退休的杨纪诚将24小时的值班任务延长至32个小时,氧气班里另外两名员工也一样,因为大至全院汇流排、负压终端、氧气终端,小至呼叫器,都需要及时管理维修。任务繁重,每一时段都需保证两人在岗。“有一个人倒下就麻烦来了。”


病区:八成病人需吸氧,医护推“大炮”补充

杨纪诚送到门口的蓝色钢瓶被医护人员称为“大炮”。他们两人一组推着小车到门口,小心翼翼地将“大炮”挪到小车上,一次搬运一个,“吱吱呀呀”地推回病房,用扳手旋开,给病人接上氧气。


屏幕快照 2020-02-09 12.48.47 PM.png

病人正在用氧。南都记者 赵明 摄


南方医院呼吸科副主任医师胡国栋向南都记者表示,“氧疗是对症处理中第一位重要的。”由于新型冠状病毒容易侵犯和损伤肺泡上皮细胞,肺泡内会有大量的渗出性液体,影响氧气和二氧化碳的交换。部分患者会继发急性呼吸窘迫综合症(ARDS)。


医生们形容,重症病人虽然身边都是空气,却“像泡在水里没法呼吸”。


胡国栋和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医师谢佳星都是广东省支援湖北疫情防控医疗队的成员,正在汉口医院同一病区支援。他们负责治疗的约80名病人中,八成需要供氧,十几人呼吸特别困难。一名使用高流量氧气的病人一晚消耗2至3瓶氧气,而不需要供氧的基本是康复观察期的感染者。

这个原本优势为康复专科的综合医院如今作为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的定点医院,安置了超过300名病人,这让氧气班感到头疼。谢佳星向南都记者表示,一般的综合医院在设计时,可能只会考虑20%-30%病人需要供氧。目前的汉口医院属于极端情况。


胡国栋表示,目前对于非重症的病人,医护团队一般通过提高氧气浓度,让患者剩余的相对正常的肺泡以更大的功率去完成气体交换,以缓解呼吸困难。但中心供氧氧压不足令医疗团队不得不另想办法,于是用上了传统的氧气钢瓶。


为了改善病人的供氧情况,医疗队还一度征集家庭氧疗仪作为补充。2月2日,钟南山院士团队捐赠的100台制氧机抵达汉口医院,但制氧机的效率无法满足重症病人的需求。谢佳星表示,医护人员目前通过氧气瓶与制氧机为这些病人双路供氧。


病床:部分病人病情进展迅速,呼吸机使用条件匮乏

谢佳星向南都记者表示,相比于一般影响单肺局部的普通肺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对双肺均有影响,且进展迅速。不同于细菌性感染,病毒的复制可谓“疯狂”,少部分病人在感染后几天之内就会从轻微炎症发展到呼吸衰竭。


胡国栋介绍,当病人双肺病变严重,提高给氧浓度也不能解决问题时,就要给与患者无创通气或有创通气,有条件者还可以上体外膜肺(ECMO)。


南都记者从多名该病区的医护人员处了解到,该病区若想使用呼吸机或ECMO,在隔离、人员和设备各方面处处受限。而重症病人若需转院,不仅先要找到其他医院的空余床位,移动过程中防护措施与人员配备亦是难题。


南都记者探访时,汉口医院的夜班病房里,一名使用氧气瓶的老人氧气即将耗尽,发出“哎呦,哎呦……”的呼喊。邻床的患者听他声音不对,吓得跑下了床,朝走道里大声呼救。医护人员匆匆赶到后,围在病床边合力给老人换上新的氧气瓶,教他“吸气,把氧气憋住,缩起来慢慢呼。”


老人渐渐平缓了下来,“刚才一口气……真的受不了了……还好你们来得及时”。值班医生介绍,他是需要以最高流量用氧的病人之一,平均一小时消耗一瓶氧气。南都记者了解到,这名老人目前仍在住院,病情有一定缓和。


返回顶部